特傳《背叛》冰漾 序
 
※漾漾長髮設定有

※全袍級有

※以冰樣為主

※自創人物有

※人崩壞有



日子過了多久了...一天、一個禮拜、一個月,我不知道,只知道我已經很久沒見到學長,自從冰牙精靈王帶來一個黑色長髮黑色眼睛的冰牙精靈後,雖然學長曾許諾過:「相信我,我不會背叛你,我以颯彌亞˙伊休洛˙巴瑟蘭之名立誓,我會永遠相信褚冥漾,帶給他我能給的幸福,直到永遠」

但如今,他留給我的是什麼?一片寂靜和孤單,但我不想拆穿,因為我不想、不,是不能讓任何人擔心我,不想給大家帶來困擾

在學長貧瘠的房間裡,我一個人孤單的坐在餐桌前,看著我從房間拿來的盒子,如果我沒記錯,這是學長在復活回來後的第一個情人節送我的,他說:「褚,我喜歡你」說完,他遞給我一個盒子要我打開,一雙戒指躺在裡面,互相為對方帶上戒指,訂下永恒的約定,對我來說那已經很幸福了

「畢畢-」嘖嘖嘖,真不愧是狼童牌的手機,還會照我的心情看要不要發尖叫鈴聲

打開手機看了看,是一封簡訊寄件人:亞,打開簡訊只有短短的幾行:

褚:

我要出一個長期任務

照顧好自己


           亞

長期任務.....將手機放一旁,我打開盒子將原本戴帶我左手無名指的戒指拿下放入盒中

這是最後了.....我看著盒子發呆,直到-陽光照入房間,才驚覺已經早上了,等一切都打理好準備去上學時,手機發出尖叫,我接起電話

然而我聽到的是一個女生的聲音,『恩...不好意思,請問一下你是褚冥樣嗎?』

「我是,請問有什麼事嗎?」....怎麼,有人暗戀我?...不,不可能,我可是妖師,但她找我到底有什麼事?

『我是妃朵兒˙米雪,恩...我可以和你吃個午餐嗎?我有一些是想和你談談,就約在左商店街的「簡餐館」好嗎』

「我知道了,就約在那裡好了,恩!掰」呼~總算說完了,但是到底是什麼事,為什麼我覺得不要去赴約比較好

渾渾噩噩的度過了整個上午,看了看手錶,恩~也差不多該去赴約了!!

我拒絕了喵喵的邀請,換上紅袍畢竟下午有任務,所以乾脆穿去算了,雖然我是全袍級但不知道為什麼我覺得今天穿紅袍比較好

才一腳踏進簡餐館,服務生馬上向前問我說:「請問是褚冥樣先生嗎?」哇塞!太神了吧!怎麼我一踏進來就知道我是誰!!點頭表示回應

「那麼請跟我來!」他帶領我走到一個靠窗的位子,而那位的上,早有一個黑色長髮、黑色眼眸的女冰牙精靈,恩?為什麼我那麼確定,因為它就是之前精靈王帶來的女性

等我坐下來後她說:「褚冥樣,我有件事想要拜託你」我頭頭看著他,我發現她真的很漂亮,整個人就是充滿著溫柔的氣息

「可以..忙煩你離開亞,好嗎?」果然....是這樣嗎..

「他一直對你感到很愧疚,我不想看到他在痛苦了,所以拜託你離開他好嗎?」說完,他就開始哭了

.....什麼跟什麼阿!你叫我離開他自己卻在哭,這是什麼芭樂劇阿!!

「妃朵兒˙米雪,對不起,我..做不到」我不想放開,即使空無一物也好,但至少還有唯一的聯繫

「是嗎?換個地方說吧?這裡太多人了」和剛剛的語氣不同,這次帶著一點冷漠

腳下出現一個移動陣,等我張開眼睛後就發現,這裡是湖之鎮附近的森林

「妃朵兒˙米雪,為什麼...要...來..這..」一把用爆符做的武士刀就深深的刺穿我的胸口,好痛

「呵呵!褚冥樣阿!褚冥樣阿!我都這麼低身下氣的拜託你,你還敬酒不吃,吃罰酒」與剛剛完全不同的語氣,就像是驕傲的大小姐

接著,他抽出武士刀在自己的右手上畫了一條微深的傷口,血不斷的流,但她好像絲毫不在意,她拿出她手機用極為痛苦的語氣說:「亞...救我,我被妖師褚冥樣攻擊....」

說完,他就立刻倒在我的身旁,至於為什麼?因為我的血讓我附近的草都是紅色的

不到一秒,一個華麗的移動陣從我眼前出現,走出來的是學長、夏碎學長、喵喵、千東歲、提爾....等等

幾乎是我認識的人全部都出現在這裡,而下一秒學長衝過來拉起我的衣領咆嘯:「褚冥樣!!為什麼要傷害她,為什麼!!」

「我沒有!」好痛!胸口好痛,心...也好痛

「還說沒有!那你說他為什麼會受傷!」為什麼阿...學長為什麼你不相信我

「說不出來吧!!還說不是你,從今天開始我和你沒有任何瓜葛」把我往地下一摔,就直接抱起妃朵兒往提爾那走去,抱著他還邊問:「還好嗎?痛不痛」

你不是愛著我的嗎?我們的約定呢!


「漾漾,原來你是這樣的人,我看錯你了」「為什麼阿漾漾!」「褚,即使是為了報仇,也不該這麼做」「哼!本小姐今天才認清原來你是這種小人」「你真的是我們認識的那個漾漾嗎!」「史凱爾家族沒有你這號朋友」

為什麼!為什麼你們也不信任我就因為我是妖師嗎?如果我不是妖師你們就會相信我嗎?

一股腥甜侵襲我,在眾人的目光下我摀住嘴巴,但還是沒有用,摀住嘴巴的手開始滲透鮮紅的血液

但眾人似乎是認為我還在博取他們的同情,所以一點都不驚訝,反而是一臉鄙視的看著我

「漾漾,你!」看著提爾,看來他發現我身上的傷了,因為血和紅袍的顏色一樣

她應該是看到紅袍的角邊開始在滴血,最後我對他們展開一個燦爛的笑容,也對事情..也該結束了,『我已妖師褚冥樣之名,祈求你們平安,擁有光明的路途』

剛說完,我就覺得昏昏沉沉的,米..納..斯..帶我離開...一片黑暗襲上我,就什麼也聽不到了


第三人視角

眼看著褚冥漾向後倒,他們也有一點錯愕,但是誰也沒有向前關心,眼看著她就要碰到地板時,他的兵器米納斯出現扶助他的身體,下一秒令人更錯愕的是,扶住漾漾的米納斯,身體沾滿了紅色的液體

「遭了!」提爾好像發現什麼一樣,立刻丟下剛才冰炎抱過來的妃朵兒,急急忙忙的想跑到漾漾面前,但是妃朵兒故意拉住他的手說:「輔長,人家一直在流血你可以先幫我治好嗎?」

彷彿是沒聽到他說話,提爾甩開他的手,但下一秒又被人擋住,這次是冰炎,他冷冷的說:「不用去看妖師,他根本沒受傷,先把妃朵兒治好」

「讓開,如果你再不讓開你後悔一輩子」像是驗證提爾所說的

下一秒,他們就看到米納斯的出現,她抱著漾漾但紅色的液體卻緩緩從米納斯和漾漾身上滑落

『Atlantis的各位,你們背叛了主人,不信任、虛假,以造成了靈魂的撕裂,現在你們高興了嗎?你們將後悔失去主人,以我米納斯妲利亞的名義立誓』

接著一片藍光後,就沒有褚冥樣和米納斯的身影

「這樣你高興了吧!!以後你們受傷最好都不要來找我,有傷乾脆直接找九瀾,現在你們說的妖師快死了,高興了吧!!」提爾生氣到大叫,就直接展開移動陣去通知漾漾的家人

只留下一堆錯愕的人


米納斯的視角


真搞不懂,為什麼他的主人總是那麼溫柔,明明知道冰炎殿下的心已不在他身上,但每天還是裝做不知道一直用謊言騙自己

直到主人受傷的那天,看著那女人用刀刺穿主人,之後等冰炎殿下來後,竟然是幫那女人,還傷害了主人,之後我以為主人的朋友應該相信他,但我錯了!他們一個個,就是不信任

很好!非常好,看著主人倒下,我從幻豆裡出現,撐住了主人的身體

『Atlantis的各位,你們背叛了主人,不信任、虛假,以造成了靈魂的撕裂,現在你們高興了嗎?你們將後悔失去主人,以我米納斯妲利亞的名義立誓』

我帶著主人前往妖師本家,這是目前最安全的地方,輕撫主人的臉,『拜託!一定要好起來』,就當作為了我,不要離開我

妃朵兒視角

呵!妖師褚冥漾,一開始我都好聲好氣拜託你,但你還是給我我不要的答案

看著被我刺穿胸口的妖師,心裡感到一陣愉悅,等到亞來時,我看到亞為了我而質問妖師

甚至妖師的朋友也一樣,一個個的諷刺他,亞抱著我走到提爾那時,提爾沒有馬上為我治療,反而是看著妖師,突然他喊一聲:「糟了!」就急忙想向前去看妖師

真不愧是醫療班,一下就看出妖師的異狀了,但是當然不可以讓他向前,不然我的計畫就泡湯了,我拉著輔長的手不讓他走輔長,「輔長,人家一直在流血你可以先幫我治好嗎?」沒想到他竟然然甩開我的手,就往妖師那跑去,但下一秒他就被亞擋下來

接著看著妖師消失,提爾丟下一句「這樣你高興了吧!!以後你們受傷最好都不要來找我,有傷乾脆直接找九瀾,現在你們說的妖師快死了,高興了吧!!」

他說完後,每個人都出現迷惘的表情包括亞,我聽到亞說:「什麼...褚..快死了」,下一秒我看到亞一臉就是心急的想衝出去

我拉住他的袖子:「亞.....」,他震了一下,回頭把我抱起展開移動陣前往醫療班,一路上我看著他的表情,感覺上有些怪異,應該說是擔心吧!我在心裡默默祈禱『主神,請不要讓亞離開我身邊,即使要我殺掉任何人都可以,只祈求不要讓他離開我身邊』

褚冥漾我絕對會讓你消失!!


Posted by sak2ysak2y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引用(0) 人氣()


open trackbacks list Trackbacks (0)

留言列表 (1)

Post Comment
  • YsT
  • 好喜歡這個劇情!!!!
  • 謝謝~

    sak2ysak2y replied in 2012/03/03 23:37

You haven’t logged in yet, please use guest status to leave message. You can also log in with above service account and leave message

other opti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