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傳《背叛》冰漾 第一章 卻忘

※漾漾長髮設定有

※全袍級有

※以冰樣為主

※自創人物有

※人崩壞有

然的視角


原本和辛西亞一邊聊天一邊悠閒的喝下午茶,但突然間,保護邀師本家的結界有了異動,有人闖入!!

我和辛西亞從本家主屋,跑到草藥園時,我看到我親愛的小表弟和他的幻武米納斯妲利亞,然而他們身上都沾滿著血

我急忙衝上前,一邊對辛西亞說:「辛西亞,去通知小玥和琳婗西娜雅讓他們進來本家」感覺到事情的嚴重性,「我知道了!!」說完辛西亞展開陣法開始連絡,

從他手上接過漾漾,白凌然直奔主屋,我發現漾漾的呼吸已經很為弱了,臉色慘白,到底是...哪..裡.受..傷.

看到樣漾的傷後,我差點跪倒在地,因為傷口就在胸口接近心臟,就只差那幾公分

兩個陣法出現在我旁邊,走出來的人有:小玥、琳婗西娜雅還有提爾

下一秒,我看到琳婗西娜雅張大了眼睛,似乎是被嚇到了一樣,「老姊,就跟我說的一樣吧!如果不救就會死,傷口是被貫穿的」提爾冷著臉說

接著琳婗西娜雅走向前,在漾漾的身上展開一個又一個複雜的陣法,

經過一段時間,琳婗西娜雅喘息著說,「他身上的傷已經治好了不過會有疤,還有他的靈魂出現了撕裂傷很嚴重,但是這個我無法醫治,只能靠時間來縫合,但是這個傷無法痊癒,頂多只是讓他不發作而已,這些藥能控制它的情緒」

接過藥,看了下漾漾輕輕撫著他慘白的臉龐:「是嗎,我知道了!謝謝你為漾漾治療,不過您可以先把提爾借我一下好嗎?」是誰害漾漾變成這樣,我怎麼可以不和他「打個招呼」呢?

等琳婗西娜雅先回醫療班後,我、辛西亞和小玥,看著提爾

「先別這樣,我知道的是有只有我看到的那一部分,當時,我在醫療班工作時,突然聽到喵喵說漾漾傷害人,我就急忙尾隨喵喵到現場,結果我看到的是穿著紅袍的漾漾和一個倒在他附近的黑髮美人,而他們兩都在一片血泊之中,之後冰炎就衝上去質問他,連他的朋友也是完全不信任,而我之所以信任,是因為我看到漾漾的紅袍角邊在滴血,漾漾從頭到尾都沒坐下,但是紅袍卻滴血,之後就差不多米納斯把漾漾帶走,我知道的就這些」聳聳肩,表示就這些

「沒事我也先回去了,我會每天來看他的狀況」準備要離開的提爾被小玥叫住

「不準跟背叛漾漾的那些人說也不要讓我見到,不然我見一次殺一次,聽到沒!!」殺氣騰騰的看著提爾

「我、我知道了」跟他的開車技術一樣,一秒鐘提爾就跑的無影無蹤

將漾漾帶到臥室後,我、小玥、辛西亞,把漾漾的黑色手環拿到主屋,而我們一夥人也在主屋

「漾漾的幻武,你可以跟我們說整件事情嗎?」看著眼前擁有蛇身的女子,希望他能說出整件事

米納斯隨手一揮,出現了用水組成的幻影,幻影一幕幕的重演那一整天的所有事,直到漾漾到本家後

「冰炎那傢伙,很好很好!」小玥的怒火已經到達了一個境界

「主神阿,為何要對待這溫柔的孩子呢?難道您『眼瞎』還是『老人癡呆』了呢?為何要對代這樣的孩子,難道.....(省略下一萬字左右)」辛西亞開始自言自語的咒罵主神,雖然她是精靈...


褚冥玥的視角

可惡!可惡!太可惡了!

他們不是立下約定了嗎!

該死!要不是當時漾漾一臉幸福

我會把它交給冰炎嗎!!!

不是說過永遠相信漾漾

要帶給他,他所能給的幸福

那現在勒!

漾漾被那個叫妃朵兒˙米雪的女人傷害

而冰炎那小子還幫那女人質疑漾漾

亨!那些口口聲聲說是漾漾好朋友的人

結果呢?不但沒人相信她

還對他提出質問

原來他們說的友誼就像羽毛一樣隨風飄逸,永遠沒有定點

如果我不為漾漾報仇,我就不叫褚冥玥!!

為什麼!為什麼漾漾一直被傷害

每次受傷都說不會痛,反而別人受傷卻擔心的要命

明明很難過卻一直在笑

漾漾!算我拜託你好嗎?,不要這樣傷害自己

所以從今天開始由我保護你

所有情緒由我與你一起負擔

這次我不會再把你交給他們了!!

漾漾視角

「嗚嗚...玥姊姊、然哥哥,這裡好暗,漾漾好怕」一片黑暗中一個年紀大約四、五歲的男孩一個人蹲在角落,不斷的哭泣


『漾漾,原來你是這樣的人,我看錯你了』

『為什麼阿!漾漾!』

『褚,即使是為了報仇,也不該這麼做』

『哼!本小姐今天才認清原來你是這種小人』

『你真的是我們認識的那個漾漾嗎!』

「史凱爾家族沒有你這號朋友」

『說不出來吧!!還說不是你,從今天開始我和你沒有任何瓜葛』

一句句的言語一直回響在在男孩身邊,漸漸的原本只有四、五歲的男孩,一下子就變到17、18歲的樣子「為什麼.....為什麼不相信我,為什麼你不相信我,亞你不是說過你會永遠相信我嗎?」

『相信我,我不會背叛你,我以颯彌亞˙伊休洛˙巴瑟蘭之名立誓,我會永遠相信褚冥漾,帶給他我能給的幸福,直到永遠』已故的話語依然清晰,甜言蜜語如今變成了尖銳的利刃,一刀刀刻印在我身上

『好痛!!』身體慢慢殘破不堪,為什麼不相信我.....

如果消失,我...會不會就不會再悲傷、痛苦

「轟!」突然間,我身邊出現用鐵和藤蔓編織而成的牢籠,漸漸的褚冥樣的身影消失在那牢籠中

『迷惘的孩子,你是否會聽到我為你唱的歌謠』這聲音是...誰...



『我們的約定如同光一樣

逐漸融於晨曦之中

無論真實或謊言

夜已消失

迎接新的黎明

即使傷痕累累我也不會背棄你

與你同生共死

難過時有我陪你哭泣

生氣時有我聽你訴說一切

快樂時有我陪你一同歡笑

即使全身是傷、靈魂破裂

我都將陪你直到傷口撫平的那一刻

不管是否有結局

能陪著你、看著你每分每刻

就是我最大的幸福

祝福你我摯愛的孩子』


「我會守護你,相信我」陌生的聲音卻讓人安心,你是誰..?




時間:夜晚
地點:妖師本家

在主屋裡看的見有三個人正坐在地上圍成一個圈

「很好!很好,看來我不好好招待『妃朵兒˙米雪』還有其他人,我就不叫褚冥玥」

「呵呵,小玥記得要盡力而為喔!別讓他們以為妖師都是好欺負的」

「那麼....小玥記得把在草藥園的炎獅帶去喔!!它可是很疼每一個妖師呢~不知道他會怎麼做」

此時,在左屋內沉睡的褚冥樣,張開了眼睛,甩甩頭後坐了起來,一臉呆樣,過沒多久一陣陣的腳步聲從走廊傳來,接著紙門被拉開,出現的是白凌然、褚冥玥、辛西亞當他們看見褚冥樣時,所有人都抽了一口氣,因為原本充滿著光彩的眼睛,現在卻是一攤死水

「漾、漾漾你還好嗎?怎麼了?快、快說句話給姊姊聽阿!!漾漾!!」一瞬間,褚冥玥衝到漾漾身邊,不停的搖他,但是漾漾依然沒有任何反應,只是看著前面而已

「冥玥!冷靜下來,我們先去Atlantis的醫療班找提爾」辛西亞拍拍冥玥的肩跟她說

放開漾漾後「Atlantis,是嗎!好這次順便去算帳」說完冥玥走門口深呼吸後大喊『炎獅,給我從草藥園滾過來!』說完,一陣風後一隻獅子就立刻出現在冥玥面前

「冥玥,怎麼了嘛?怎麼叫我過來」炎獅沒有開口,但是卻聽的到他的聲音

此時,炎獅看到辛西亞和然從屋內走出,而然的手上還抱著一個黑色長髮的人

「這...怎麼回事?」

「妳見過他,他是先天能力繼承者-褚冥漾,我的弟弟」聽冥玥說完後,炎獅也感到訝異,因為她第一次見到漾漾時,他是一個很活潑的孩子,純潔的靈魂沒有受到任何汙染,而現在他的靈魂簡直就是空虛,像是不願想起什麼似的

「冥玥,為什麼這孩子會變成這樣?」冥玥把會什麼漾漾會變成這樣的的原因一五一十的全部告訴炎獅

「呵~是嗎,他們應該做好倒大楣的準備了,竟敢傷害這孩子看來我要好好報答一下,走吧!立刻殺Atlantis去˙問˙安」

一個個移動陣從他們腳下展開,轉眼間他們就到了Atlantis學園

「然、辛西亞你們先帶漾漾去醫療班,至於我和冥玥先去找人,等等在和你們會合」炎獅的眼睛飄向正在打簡訊的冥玥

冥玥看了下炎獅說:「那些人被我著召急到黑館了,走吧!」語畢,冥玥坐上炎獅的背上,炎獅開始狂奔直衝黑館

「等會有好戲看了,走吧!先帶漾漾去醫療班要緊」兩人急忙趕到醫療班

此時,黑館的客廳中坐著許許多多的人,即使不是黑袍也坐在這,所有人都感到疑問,為什麼要我們來這裡,但沒有人敢問因為這是惡魔巡師的命令,而妃朵兒˙米雪正躺在冰炎的懷中睡覺

但下一秒,黑館的大門被踢飛了,所有人都嚇了一大跳,幸好他們有結界才免而被門殺死的慘劇

接著他們看到的是褚冥玥和一頭紅色獅子踏入黑館,「吶!你們做好必死的覺悟嗎!這次,我不會睜隻眼不知眼就過了,這次我要和你們算清所有的帳包括你妃朵兒˙米雪!!」被指名的妃朵兒把臉埋入冰炎的胸膛還澀澀發抖

冰炎輕拍她的背,雙眼瞪向踹門禁來的褚冥玥和獅子,而一進門的冥玥看到他們的樣子殺氣全來

「好久不見,Atlantis個各位,還有妃朵兒˙米雪」漾起宛如死神般的笑容

「唉呀!這不是小玥嗎?」從黑館二樓傳來奴勒麗的聲音

「怎麼有空來到黑館~」接著奴勒麗和一群同樣住在黑館的黑袍從樓梯上走下

然而他們完全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因為他們才剛出完任務,當然身為巡師褚冥月怎麼可能不知道,所以他這次只是來找『背叛者』算帳而已

「因為我來這裡找人算帳阿~!」帶著輕挑的語氣輕趴在炎獅上

「算帳?怎麼,我們不在時發生了什麼事嗎?」所有剛回來黑袍都帶著滿臉疑問

「呵!什麼事!就是有一群口口聲聲說漾漾是妳們的摯友,說絕對會相信他,結果呢?難道這就是你們所說的信任?不管你們做了什麼事,唯一相信你們的是誰!!」

一句句話說的確實貼切,沒有人能說什麼

「誰說我們不相信他」冰炎拉起妃朵兒的右手的袖子,潔白的手臂被白色繃帶包了一圈一圈

「這個傷是他做的,你說!你要我們怎麼相信他」

冥月咪起眼睛看了下,突然大笑起來,所有人都看的一愣一愣

「你確定這是他做的,你有看到嗎!跟你們說吧!這完完全全不是漾漾做的」一眼掃過全部的人

「算了,我不想和你們這些背叛者說太多,炎獅!」

說完,炎獅一吼一道道風刃迎面而來,除了剛回來的黑袍之外,其他人都被割傷,即使開了結界也一一被劃破

『唰-』一支支的短弓射進他們的身上,站在門口的褚冥月手上還拿著十字弓

「從今以後,妖師一族及褚冥漾與你們沒有任何關係,傷痛遠永存在,你們沒有任何資格在與他當朋友」

坐上炎獅褚冥玥奔往醫療班

「好了,坐在客廳的各位小朋友們,請你們說清楚,小玥剛剛說的是什麼意思」奴勒麗的表情和語氣完全不同

「年輕的學生,你們可否與我談談這整件事呢?」帶著溫和的笑臉走過來的賽塔看起來就像神一樣,如果沒有他後面那團黑氣



此時-醫療班

當冥玥趕到時,就看到自家的弟弟抱著一個熊寶寶娃娃,東看西看,而在一旁的提爾和琳婗西娜雅正觀察著褚冥漾

冥玥走到然和辛西亞身旁問:「怎麼樣了?」,搖搖頭「還不知道」然也只能給他不確定的答案

過了一會兒,琳婗西娜雅走到他們面前「褚冥漾,他的記憶和感情似乎全部被封印了,現在他就像孩子一樣,喜歡別人對他笑對他好,不過千萬記得別讓他再次受到打擊,否則靈魂會全分裂,到最後只剩下空殼而已,至於其他的舍弟會跟你們說清楚,我先走了」琳婗西娜雅剛走後沒多久

他們就走到漾漾面前:「來~漾漾看好喔!!我是辛西亞.愛德兒,他是白凌然你的表哥,她是褚冥玥你的親姊姊,它是炎獅,記起來了嗎?」心西亞用很輕的語氣跟漾漾說

漾漾歪了下頭,就拉拉在他旁邊的輔長,手指著他手上的紙和筆,拿到後他們看見漾漾在紙上畫了一個月亮、一朵花、一張笑臉、一個土著和一個獅頭,「....痾...這代表是我們嗎?」漾漾大力的點點頭

「喂!提爾,漾漾他....不會笑嗎?」皺著眉頭看著漾漾冥玥提出問題

「恩?剛剛老姐不是有說嗎?感情被封印在加上靈魂的撕裂傷,基本上來說是不會有表情,可是如果先讓他靈魂慢慢修補起來,或許他就能笑,對了!你們有空也教他寫字吧!你們想一直看著圖畫嗎!,還有你們可以完全放心,關於符咒陣法類的他都還記得,還有老姊之前給的藥一天吃四次每餐飯後和睡前沒了再來拿,不過你們打算怎麼辦,漾漾高中還沒上完,你們打算讓他回來讀嗎?」

「我尊重漾漾的意見,如果他想回來讀,我也沒意見」

「漾漾,你想回來把書讀完嗎?還是你想去七凌」辛西亞邊說邊摸她頭

漾漾又開始在紙上畫圖,畫好後拿給冥玥,「土著..笑臉?月亮..一...球、笑臉?然,你看的懂嗎?」看著紙上的圖,在一旁許久沒說話的炎獅說:「他的意思是說:『一年後從這畢業,就可以去找冥玥們玩』,所以漾漾打算先讀完這」

「「...炎獅,為什麼你看的懂?」」

『以前和漾漾玩的時候,他都畫這種圖給我猜...』

一旁的漾漾打了個無聲呵欠,「時間已經很晚了,冥玥明天我們在送漾漾到黑館,我們先回本家吧!」

抱起漾漾,展開陣法前往妖師本家

就再提爾剛送完他們後,馬上地板上又出現一個個陣法,而出來的人是黑館的黑袍和賽塔

「喔~有人受傷嗎?怎麼跑來醫療班??」

「提爾,可以請你跟我們說關於漾漾的是好嗎?」賽塔帶著笑容問

哇靠!這些人怎麼會知道這件事,他們不是去出任務了嗎??

「如果你想問為什麼我們知道,那是因為剛剛褚冥玥來黑館找人算帳,那些被他稱為『背叛者』全部都掛慘,之後我們也逼問發生什麼事,但是沒有得到滿意的答案所以我們就來找你啦!!」

是嗎!是嗎!看來巡師還真夠強,提爾大概把事情講過一片後,在場的黑袍加一名精靈全部都殺氣騰騰的,「對了!漾漾明天開始上學,他還是一樣住黑館」把一些該交代的事交代完後,提爾就把他們通通趕回黑館

呵呵!看來明天會很有趣~!

----------------------------------------

番外~炎獅與小漾漾的圖畫

一個大約5、6歲的男孩,拿著畫本和蠟筆

一個人跑向妖師本家的藥園

藥園裡有一頭紅色的獅子

男孩跑到獅子旁邊,拉了拉獅子的鬃毛

原本睡的香甜的獅子,這麼一拉也有點生氣的張開眼

他看到的是一個黑髮男孩睜大眼睛看著它一臉好奇

『...他不怕我嗎?』下一秒,男孩說:「獅獅,你叫什麼名字?我是漾漾」

「我叫做炎獅」這孩子的心靈很純、很純,像水一樣溫柔

「ㄛ~原來你叫獅獅,我們來玩!!」......喂喂喂!!我不是說過我就炎獅嗎!!

「來玩猜漾漾畫圖的意思,如果獅獅猜錯要處罰喔!!開始囉!」漾漾自顧自的蹲下畫圖

.....我沒答應阿!!難道我沒獅權嗎!

「畫好了!獅獅猜猜看」漾漾高舉畫本,上面畫的是.....一滴藍色水滴、一個獅頭、很多花花

「獅獅猜出來了嗎?」漾漾歪著頭看著我,我老實的搖搖頭

「嘿嘿!要處罰喔!」接著,漾漾小小的手拿著蠟筆往我臉上畫

「一個黑輪,兩條紅線...好了!!」小漾漾拿出鏡子給我看

不看還好,看了..我真的好想哭阿!!

鏡子裡出現的是..一隻左眼有黑輪、鼻孔下還被劃了兩條紅線、臉夾上還有淡淡的紅色

嗚嗚~這根本是被人家毆了一個黑輪外加兩巴掌和鼻血噴出嘛!!

好歹我也是聖獸耶!!要怎麼見人阿!!

正當我在內心吶喊時,小漾漾爬上了我的背上「走吧!獅獅,我們去找玥姊姊和然哥哥,走!」

「嗚~我可不可以不要..」問著漾漾

「嗯...還是你要繼續猜漾漾的圖」歪著頭漾漾問我

..如果我在猜下去,不是會越變越慘嗎!!!

天要滅我不得不滅阿!!!!

任命的載著小漾漾,去找他的哥哥姊姊

一路上,每一個妖師看見我,都立刻回頭拼命的抖肩膀

『每個都在都笑,我沒面子啦!!』

從此後,每個妖師經過藥園時都會看到,原本愣人害怕的炎獅,現在每天臉上都有一堆像被打的痕跡,而且被上總是載著個男孩在本家到處趴趴走

此狀況一直持續到漾漾忘記妖師前


sak2ysak2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雅森
  •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大大加油
  • 雅森
  • 呀~
    大大神末時候要解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