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傳《背叛》冰漾 第三章 事實

※漾漾長髮設定有

※全袍級有

※以冰樣為主

※自創人物有

※人崩壞有


地點:水之聖地

冰炎一群人隨著雷多走到伊多的房間

而因為之前水鏡破裂,至今伊多身體還是沒有完全好,而在雅多、雷多和漾漾的努力下已經找到很多水精之石,只要在找到幾顆伊多就可以恢復健康

坐再床上的伊多看著眼前的一群人問:「你們想知道什麼...」

「「關於那天的真相!!」」所有人一致回答

嘆了口氣,伊多手一揮手水鏡就出現在他們面前,並上演著那天的真相

「嗚...怎麼辦,我誤會漾漾了!我還質問他」喵喵看完後一臉後悔的哭泣

「漾漾...」千東歲也是一臉後悔

此時『蹦!!』伊多房間門被踹開,踹們的人是..五色雞..不,是西瑞.羅耶伊亞

「呀~西瑞~你頭還是一樣美麗,我就知道西瑞最漂亮了,最愛你了」雷多邊跑向西瑞邊示愛

「靠!笑臉白痴,你給我閃邊去,別想碰本大爺的頭,本大爺是來找小弟的,要不是六羅老四剛回來在家休養,不然本大爺我早就帶著小弟澳闖江湖,對了!本大爺的小弟勒?」一腳踢開雷多

四處張望就是沒看到褚冥漾,而雷多又不死心的趴上西瑞的背,結果又被打一拳形成一個熊貓眼

「雷多!!跟你說過都少次,不要受傷,還有不準在接近那顆沒品味的頭!!!」雅多一邊大喊一邊追著雷多跑

「死面癱!你說誰的頭沒品味阿!」「嘿咩~雅多你真的是不懂得欣賞」

看著雙方邊罵邊打,冰炎說:「該死的!都閉嘴」一說完,果然就沒有人敢再開口

「冰炎殿下,你們知道事實後能做什麼?道歉?立下約定、誓言,然後再次毀約,是這樣嗎?」伊多看著他們,眼裡帶著哀傷且憤怒的情緒

「喂喂喂!這什麼意思,本大爺的小弟怎麼了?」伊多再次用水境播放那天的背叛

等撥完後,西瑞帶著一臉不削,的看著他們「嘖,你們是不認識漾嗎?還是你們跟那女人交情比較好,竟然做的出這樣的事,算了!我要去找漾,漾~等我阿~做大哥的絕不會拋下你!!」說完後就奔往Atlantis的醫療班,找他心愛的小弟

「嗚~西瑞你的頭~~」雅多抓著雷多死也不讓她出去追西瑞那個沒品味的頭

嘆了口氣,伊多看著冰炎等人說:「你們有把握絕不在毀約嗎?如果有就去面對,沒有就繼續逃避吧!雷多、雅多,送客」說完後又緩緩躺下休息

離開了水之聖地,所有人都到了風之白園

「有把握不會再次毀約嗎?」伊多的話語一直徘徊在他們身邊

「阿~喵喵不管了啦!!我要去找漾漾,比起一直在這想還不如來行動!!」

「對,喵喵說的對!我們去找漾漾」

正當所有人要去找漾漾時「轟!」一陣爆炸聲傳入他們耳裡

「發生什事了?」嘖!怎麼那麼剛好

「...看來是在水之清園,先去看看好了」

地點:水之清園

一陣煙霧瀰漫,這樣冰炎一夥人趕到時看到的景象

「嗚嗚,主人這些人好醜喔!好傷我的眼睛」一個稚嫩的童音從煙霧中傳來

不知道是誰用了風符,一瞬間煙霧全部消散的無影無蹤

而他們看到的是一大群身上穿著『敢走妖師,還我冰炎殿下』『LOVE LOVE 冰炎殿下』的女生

一看就知道又是冰炎的後援會

而在另一邊抱著一個孩子的人是..他們原本要去找的人褚冥漾!!!

漾漾身上穿著黑袍,烏黑的髮絲隨風飄逸,臉上沒有任何表情,下一秒,漾漾拿出了風符、水符和爆符丟往那些人

一瞬間,一道道水刃往後援會的人襲去,許多人設起了結界但還是被打破,而爆符則變成一片巨大的黑布墊在那些人腳上

沒多久那些人就變成屍塊,而漾漾一點表情也沒有,只是手揮一揮那塊黑布自動包起那些屍塊,消失在水之清園

拍了拍手上的孩子,正打算離去

冰炎等人在看見漾漾要離開時,急忙向前去就當要碰到時,『吼-』那天看見的獅子又出現在他們面前,身旁依然跟著惡魔巡師褚冥玥,「你們想幹麻!想再繼續傷害漾漾!找死!」

「不,請聽我們說,我們打算…」話還沒說完,就被一個輕快的聲音打斷

「亞~人家好想你喔!」不知道是什麼時候出現的妃朵兒從後面撲抱冰炎

「亨!小倆口在那親熱閃邊去,不要再接近漾漾了!」冥月一臉不爽的看著這些人

一隻白鴿飛到冰炎面前,然後變成一張紙,上頭寫:「自生自滅去,不准接近小傢伙,這次我家都不管」,從小被整到大的冰炎怎麼可能不知道這是誰寫的,將紙柔爛燒掉

「亞,妖師好兇喔!」看著眼前的褚冥玥,妃朵兒毫不修飾的說

「呵!」冥玥彈了下指頭,一本小冊子出現在他手上,翻了下後,「妃朵兒‧米雪,紫袍,父親是冰牙族中的貴族,和冰牙王有些交情,任務達成數量,喔~這可好玩了!」一臉輕挑的看著妃朵兒

「你們別想接近漾漾!還有妃朵兒‧米雪,不要以為你有冰牙王罩,就很了不起,如果你敢再次欺負漾漾,你就會....看誰能幫你!!」說完,就直接丟下移動符離開,而炎獅則是跟在褚冥漾的旁邊

「亞、亞他好可怕喔!你會保護我嗎?」抓著冰炎的手,妃朵兒問著

『啪!』看著被拍開的手,妃朵兒一臉錯愕看著冰炎

「那天的真相,我已經全部知道了!不要再接近我了,我們現在開始沒有任何關係」轉身去和夏碎他們說:「去趟醫療班」就直接都下移動符離開,,留下一臉錯愕的妃朵兒



褚冥玥的視角

要不是去找符咒學老師算帳,我才不會離開漾漾的身邊勒

誰知道我和炎獅剛回到醫療班時,原本應剛躺在床上休息的漾漾卻不見了

而提爾還說不知道漾漾跑去哪了!!

幸好炎獅能追蹤漾漾的氣味

那不然下一個該死的就是提爾!!

才剛找到漾漾,就看到那群背叛者想纏上漾漾

亨!當我是白痴嗎!搶先一步擋在那群人前面,不讓他們接近漾漾

「你們想幹麻!想再繼續傷害漾漾!找死!」

「不,請聽我們說,我們打算…」話說到一半,就被那女人打斷

「亞~人家好想你喔!」還亞勒!噁心死了!

看來這次無殿也不管這件事,很好看我怎麼整這些背‧叛‧者

「亞,妖師好兇喔!」敢說我很兇,呵!看來是不要命了!!

拿出『惡魔冊子』我開始唸:「妃朵兒‧米雪,紫袍,父親是冰牙族中的貴族,和冰牙王有些交情,任務達成數量,喔~這可好玩了!」

任務達成數量不到10%,真不知道公會那群混蛋在做什麼,都不到10%還沒收回袍級,看來..

「你們別想接近漾漾!還有妃朵兒‧米雪,不要以為你有冰牙王罩,就很了不起,如果你敢再次欺負漾漾,你就會....看誰能幫你!!」

叫炎獅跟緊漾漾後,都下移動符我到了公會,心裡一陣陣怨氣,我快速的走到任務部

它是分配任務給各巡師後,再由巡師派人接,可說是所有任務都在那

一腳踢飛大門,原本在工作的人全部停下來一臉驚恐的看著我

『呵呵!我給你們三十秒,把所有有關詛咒、淨化、守護神、殺魔獸的任務通通交‧給‧我,不然我就讓你們去出這‧些‧任‧務』

一瞬間,一疊疊任務單全部出現在冥玥旁邊,將任務單全數送回辦公室後,準備離去

所有人看到巡師要走了,全部都對她的鞠恭,回到辦公室後,看著一疊又一疊的任務單

『背叛者和妃朵兒,嘿嘿!任務接到掛吧!!』

對了!招集所有的巡師到公會議室,等所有人都到齊後

「這些資料內傢伙只要還能動的,就讓他們出任務,至於妃朵兒‧米雪這個,只要他還能呼吸就讓他出,不然就換你們去出,知道了嗎~我‧親‧愛‧的‧同‧胞‧們」

「是、是的」

勾起被譽為惡魔的微笑「散會!」

走在公會的走廊上,心情就是爽阿!!

誰叫你們敢惹我褚冥玥,活該!!


漾漾的視角

「嗚~」姊姊和獅獅還沒回來喔~!土著也不見了!好無聊喔~

決定了~去冒險

踢開棉被把熊寶寶娃娃放好後,正要離開保健室時,「小~傢~伙~」一個穿著和服的女孩撲上來,還叫我小傢伙?我怎麼覺得她比我小?

「小傢伙,乖喔!要叫我扇姊姊,知道嗎?」扇姊姊?拿出畫本在上面寫阿寫

『扇姊姊?為什麼是姊姊?叫扇扇好不好?』把紙本拿給她看,幸好然哥哥有教我寫字,看了一會他抬頭給我個大大的笑容

「可以ㄚ!不過小傢伙,你不能說話嗎?用畫本寫很麻煩耶!!」搖搖頭

「這有點麻煩,算了!!小傢伙走我們去冒險」說完,扇扇就拉著我跑出去

扇扇拉著我,我們幾乎逛過整個校園,「來找我...好孤單」誰..誰在說話?

拉拉扇扇要她停下來

「怎麼了嗎?小傢伙?」把畫本拿給她看

「聲音嗎..在哪個方向你知道嗎?」指向右邊

「那麼我們走吧!!」

最後我們到達的地方是黑藤館-簡稱黑館

扇扇一腳踢開大門,一進去就看到有幾個人在喝下午茶

「唉呀!這不是漾漾小朋友嗎!來來來!過來喝茶吃點心」一個紅頭髮的女生叫我

我拿出畫本給他們看『你們是誰阿?吃點心可以等等我嗎?』

「嗚...好吧!小朋友要快一點喔~」

我和扇扇來到了黑館的四樓的其中一間房間,當我們打開門時,看到房間裡飄著一顆有奇特花紋的蛋

「ㄛ~原來是卷之獸喔!!」卷之獸?那又是什麼?

突然那顆蛋衝向我,「漾主人~你終於來了」蛋在我手中破裂,出現的是一個全身光溜溜的小男孩

「漾主人,這次由我來守護你,相信我,我不會讓你受到傷害」小小的臉一直磨蹭我的臉,而在一旁的扇扇拿出扇子瞇著眼似乎在思考些什麼

「漾漾阿...先讓他穿上衣服吧!」雖然這畫面實在很養眼,咳咳!但是還是有些刺激

拿出畫本『扇扇再這等我一下』後就直接進入臥室

看著臥室的一切都令人感到熟悉,隨便拿件衣服給卷之獸穿上後,就一直看著衣櫥裡的衣服

「黑袍、紫袍、白袍、紅袍、藍袍和一件灰袍-全袍級的象徵」....全袍級....為什麼心裡像失去一小塊一樣,想不起來...我失去了什麼?

『漾漾,原來你是這樣的人,我看錯你了』

『為什麼阿!漾漾!』

『褚,即使是為了報仇,也不該這麼做』

『哼!本小姐今天才認清原來你是這種小人』

『你真的是我們認識的那個漾漾嗎!』

「史凱爾家族沒有你這號朋友」

是誰!是誰在說話!好痛頭好痛!

『說不出來吧!!還說不是你,從今天開始我和你沒有任何瓜葛』

為什麼!不是我阿!好痛!


「停下來,不要想、不要思考,專心聽著歌謠,平靜下來」


『我們的約定如同光一樣

逐漸融於晨曦之中

無論真實或謊言

夜已消失

迎接新的黎明

即使傷痕累累我也不會背棄你

與你同生共死

難過時有我陪你哭泣

生氣時有我聽你訴說一切

快樂時有我陪你一同歡笑

即使全身是傷、靈魂破裂

我都將陪你直到傷口撫平的那一刻

不管是否有結局

能陪著你、看著你每分每刻

就是我最大的幸福

祝福你我摯愛的孩子』


「小傢伙,你還好嗎?」抬頭就看到扇扇一臉擔心的看著我

點點頭,「阿!卷之獸」回頭一看,原本是孩子的卷之獸現在變成了有著青色長髮的俊俏青年,青年輕抱住漾漾

「你已經可以說話了,我將部分記憶還給你了,由我保護你,不用在悲傷不用再去想,一切都會過去,可以依賴我不要什麼都忍著,我的名字叫做守翼」說完,青年被一陣白光包圍後又恢復孩子的模樣

「漾主人,等到我力量能凝聚好後,就可以變大不會再變小了!要等我喔!」抱起翼跟他許諾,「那麼以後就拜託你了」看著前面這兩人,扇董事從袖子裡拿出一副....太陽眼鏡,一邊說:「嘖嘖嘖,年輕人就是年輕人怎麼這麼閃!!」

扇邊說邊從衣櫥裡拿出一件黑袍「小傢伙阿!先去洗個早吧!你都濕了!好乖~什麼都別說去洗就對了」剛才小傢伙情緒失控的時候,流汗全身都濕了,不過還是一樣很養眼,白皙的肌膚、粉嫩的紅唇、一臉稚氣未退,真想讓人咬一口

『來~扇姊姊來抱小小傢伙,你先去洗澡』把小傢伙推進浴室後,我將小小傢伙放在沙發上自己也坐了下來

「封印漾漾記憶和感情的就是你嗎?守翼」與剛才完全不一樣的表情

『是我沒錯,如果不封印,主人現在早就回歸主神的懷抱』

「是咒殺嗎!小傢伙怎麼不自覺的想抹滅自己阿!」怎麼那麼想不開...真頭痛

「跟小傢伙說我有事先回去了,下次再來找他玩~就醬,掰!」說完,扇用手中中扇子劃出一到時空夾縫,走進後夾縫就自動關合

頂著半濕的頭髮,漾漾剛從浴室出來就看到守翼一個人在沙發上,「守翼,扇扇呢?」擦著頭髮看著守翼

「有事先回去了,漾主人我幫你恢復的記憶只有一點點,而其他記憶我不想幫你恢復,你會相信我吧!我絕不背叛你!也不讓你受傷!因為我最愛漾漾了~」摸摸守翼的頭

「恩,那就交給你了,守翼我們去散步,等等在去找獅獅」抱起守翼我們到了水之清園

結果我和守翼才晃了一下,就有一群女人擋住我們的去入,而守翼的第一個反應就是「嗚嗚,主人這些人好醜喔!好傷我的眼睛」恩,的確是蠻傷眼的

這些女生傷上穿著『敢走妖師,還我冰炎殿下』『LOVE LOVE 冰炎殿下』的T-shirt

真是一群怪人,隨手用風符、水符、爆符把他們送去給土著後我又開始了散步之旅,不過這次多了獅獅,真不知道他從哪冒出來的

不過算了,至少現在令人感到平靜,這會是暴風雨前的平靜嗎?




sak2ysak2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貓醬
  • 那個..........
    有錯字.......前幾篇也有ˊˋ
    然後,這篇我給你點意見,就是妃朵兒手被拍開那裡
    阿逼(?)用瞪的就很有威力了!根本用不著其他動作ˊˇˋ
    大概這樣OwO
  • 神域
  • 很不錯喔!
  • 醉楓
  • 錯字有點多耶
    是巡"司"
    還有,千"冬"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