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傳《背叛》冰漾 第五章 cosplay、帶走

※漾漾長髮設定有

※全袍級有

※以冰樣為主

※自創人物有

※人崩壞有


學院祭正式開始-

大學部1-A

「歡迎光臨,請問兩位小姐你們些要點些什麼嗎?」展開一抹微笑

「冰炎同、同學,我們要兩份特別餐」

「知道了!!馬上位您端上」說完以最快的速度走向職員休息室

將門關好後,「靠!為什麼我必須做這種事,真該死.......(省略以下500字)」

「呵呵呵!冰炎你也冷靜點,在忍一下我們就去歲的班級」嘖!要我冷靜自己背後也不是一團黑氣,弟控!!

「唉呀!冰炎你可不要在心裡罵我弟控喔!」嘖!明明就是!弟控還說

「算了!冰炎拿去這是歲他們班的活動」拿出一張紙遞給冰炎

「公主之吻....該死!褚的吻是我的」一股怒氣燃燒

[畫面切到3-C]

『姊姊,我一定要穿這件衣服嗎?』拉拉身上的裙子漾漾一臉認真的看著冥玥

「你去問辛西亞,這是她準備的」指了還在一旁灑小花的辛西亞

....那就不可能啦!

嗚~為什麼要穿裙子,公主不能穿褲子嗎!!!

結果心西亞是這麼回他的「漾漾,穿裙子才能顯現出很萌的感覺,嗚~還是你不喜歡我幫你的打扮,我找了很久才找到這麼可愛的衣服.....」

「沒、沒有,辛西亞姊姊準備的我都很喜歡」扯出一抹微笑

「那麼...我們再來打扮吧!!!!」

鏡子裡一位擁有墨黑的頭髮、小巧的臉頰而因為稍短的裙子,而露出的白皙雙腿,烏黑的大眼睛似乎會勾人一樣

嗚~惡魔都是惡魔

而當他們到了3-C後...

漾漾就被一個金髮的人撲抱

「漾~本大爺的小弟,這麼久沒看到本大爺,心裡一定很不平衡吼!!沒關西,來這是本大爺給你的禮物」說完就從身後拿出...金光閃閃的...免死金牌

「來來來,這給你,本大爺為了它可是上了刀山又下了油鍋,就只為了送小弟禮物,我知道你很感動,但是勿謝,男子漢大丈夫是不求回報的!!」

上了刀山又下了油鍋,為什麼你還沒有變成六塊炸雞阿?轉過身問在後面的然、冥玥、辛西亞、獅獅,我在把疑問說一遍後,我看見獅獅笑到抽蓄,而冥玥和辛西亞也都是嘴角抽蓄,然則是一臉燦爛的笑容說:「漾漾你想想看喔!如果變成了炸雞會有多少人被毒死」

「恩...因該只有一個,就是水之聖地的雷多,因為炸雞的顏色太怪了」

「沒錯就是因為這樣,為了不讓他被毒死,所以刀山和油鍋,只好不把它切塊和炸了,以造福世人,這樣你懂了嗎!」摸摸漾漾的頭

「吼~原來是這樣」轉回頭看被他冷落多時的西瑞,如果不回頭還好一回頭差點沒被嚇死

「西瑞你的頭髮為什麼變成金色的!!還有為什麼你也穿女裝!!」用手指著西瑞

「勿問,這就是男子漢,走歐蘿妲在叫公主了」說完就拉著漾漾找歐蘿妲

之後每一位被選為公主的人,都坐在專屬的位子,而這時歐蘿妲也開始分配王子給每一位公主

「好久不見了,漾漾」穿著騎士服的阿利學長,微笑看著漾漾

「痾....你是席雷.阿斯利安學長,對不對,痾...應該是說阿利學長,好久不見,還有不可以叫我漾漾,現在要叫我溟,我現在是公主,不可以被認出來,歐蘿妲說這才是cosplay的精隨」看著眼前的人記憶有模糊,只隱約記得一些片段

「哈哈!果然很有趣,溟今天就由我來保護你,我的公主」輕輕在夜的手上留下一吻

「呵呵!今天就拜託你了,王子..不,我的騎士」阿利將漾漾抱起來,是讓漾漾坐在他的手臂上,而漾漾則是環著阿利的脖子

在別人眼中,就像一對恩愛的情侶一樣,女的美麗、男的帥氣

「好了!都認識好了!準備開始!!!!」歐蘿妲嚷嚷要大家準備好

「那麼!遊戲開始!」勾起一抹帥氣得微笑所有王子把公主放在他們認為最安全的寶座,拿出自己的武器開始公主之吻的爭奪戰

「呵呵呵!這些人都不怎麼強呢!溟公主」阿利邊笑邊用軍刀隨手又砍了一個想碰她手臂上的溟公主,「是喔~是你太強了吧!你是紫袍耶~」

而這兩人的互動一直透過影像球從送到內設的咖啡廳螢幕上,而好不容易剛從大學部1-A逃出來的冰炎和夏碎,就正好看見這幕

「呵呵!那就是公主之吻的遊戲呢~冰炎你要參加嗎?」夏碎笑的一臉黑腹的問冰炎,因為自家親愛的弟弟竟然被某個男的保護,不管怎麼說都讓人『有些』忌妒

「嘖!當然」該死,自家前˙情人,被阿利抱在懷裡,而且兩個人有說有笑,看的真是讓人心裡真不是滋味

「歐蘿妲,我們兩個要參加」一臉笑臉的拿出萬用卡,夏碎和冰炎都報名參加

「好,請穿上服裝以及面具,若不想被認出身分請用爆符」說完就把已經穿後服裝和戴上面具的冰炎和夏碎丟入戰場中

「呵呵!看來票選結果出爐了~!」歐蘿妲一邊喝喝的笑著一邊看著螢幕上的人

「鏘!」一把中國式長槍正好抵上阿利的軍刀,看了下眼前但著面具擁有黑色長髮的人,『會是他嗎?在試探看看好了』故意把坐在他手臂上的溟往那人的身邊偏去,果然不出所料,對方一副就是恨不得把它緊緊抱在懷裡的樣子「呵呵!果然有趣」

此時場上已剩下一百人,而被票選出來的公主也就是溟,而其他公主在已先到咖啡廳幫忙服務,場上剩下6位騎士一位公主及一百人,「呵呵!最後鹿死誰手呢!那麼...比賽開始」

戰場上一片混亂,其中有一群不斷喊著『溟,你的吻是我的』『溟,I LOVE YOU』而這些人總最先被砍的,只因為戰場上有一個大醋桶正拿著長槍,狂殺一群喊著這些話的人

而醋桶的搭檔一邊殺,嘴裡一邊唸著『哪時候才可以去找親愛的歲』,過沒多久場上就只剩下兩個人6位騎士一位公主

拉拉阿利,溟看著他說:「阿利你的手都不酸嗎?要不要換個姿勢」,聽到溟這麼說,本來打算說沒事的阿利,眼神轉了下說:「恩,有點累,換個姿勢」說完就把溟往上丟,溟落下時剛好就被阿利抱個公主抱,溟的手環著阿利的脖子,而因為裙子的關係而露出一大片白皙的雙腳...

而在一旁的冰炎看的心癢癢『該死,怎麼可以讓別人看到!那明明就是........』看到自家搭檔咬牙切齒的樣子,原本還在哀怨看不到弟弟的夏碎勾起一抹詭異的笑容

而在一旁看著弟弟舉動的戴洛,嘆了口氣說:「阿斯利安,把腳遮一遮吧!免的等下有人抓狂,還有我好想睡喔,快打打完等等去咖啡廳休息」說完,就直接拿出幻武衝向冰炎和夏碎

「知道了」拉了下溟的裙子後,取出爆符,化成數把小刀射向他們,正當他們躲開時戴洛又衝向前襲擊,而其他的幾個人也是一樣像前攻擊

這突來的攻擊,讓才剛躲開小刀的冰炎和夏碎措手不及,突然間一道結界出現在他們面前,『怎麼可能!我和夏碎都沒開結界才對』,看見兩人對此結界的疑惑,眾人也不自覺開始警備

『鏘!!』阿利一手揮舞軍刀打下射向漾漾的劍,陸陸續續一大堆說不出名字的東西開始射向漾漾

所有人見狀況不對,紛紛拿出武器替漾漾檔下了兵器,「是誰!不要在那躲躲藏藏的要就出來!」當冰炎吼完這句話時,突然他們全部都被轉移到一個空間

而這裡和原本的場地看似象其實有很大的差別,就是一片死氣沉沉,充滿著黑暗的氣息,『呵呵呵!褚冥漾,我要把你獻給那位大人,以我妃朵兒˙米雪之名』不知道從哪出現的妃朵兒,一說完,一個個陣法現出地面,結果出現的是鬼門

眼見大勢不妙,阿利抱著漾漾而所有人在他們四周設下一個又一個的結界以保護漾漾,『交出妖師,吾主需要他』『食妖師之軀,飲其之血,讓鬼族盛行吧!』一個個鬼族的話語在所有人耳中是多麼的刺耳,褚冥漾雖為妖師,但他的靈魂卻比任何生物都還要純淨,怎麼能交給他們!!

「殺吧!殺吧!我要把他獻給那個人他才會幫我,快點把他抓來!」鬼族一個個衝向結界打算直接打破結界,「你當我們是空氣嗎!!」一刀刀揮下,每個人都卯足了全力殺鬼族,只為了保護漾漾

 「嘖!」一個不注意,冰炎被鬼族的利爪劃傷,而隨著時間的流動,除了阿利和漾漾之外,幾乎所有人都被鬼族的黑暗氣息污染

「漾漾,呆在裡面不要出來喔!」摸摸漾漾的頭阿利拿著軍刀,衝出結界來支援,只留下漾漾一個人待在結界

『為什麼?你不去幫忙呢?為什麼要等失去了在後悔、立誓,如果你不做你會後悔嗎?就算失去了記憶,但是你還是你阿!擁有力量就不用別人的保護反而可以保護最重要的事物,那,為什麼你不用力量,卻一直坐在這裡接受別人的保護,這樣你拚死拚活考上的袍級不就都沒意義了嗎?』為什麼....難道我又要再後悔一次嗎?

『善用你自己的能力,不要讓眼前的事情蒙蔽。你身上擁有的不是他們能夠輕易探測,使用那些力量去改變你想要的生活。人的一生裡面有很多的好事壞事,把握住你所能觸碰的,然後用心去珍惜一切。妖師一族所有的力量不是壞,只是使用者以及他人的一種錯誤』

『我以精靈之名祝福你,往後的世界會更加遼闊。相信你自己,然後去開創未來,只有認可了自己,這個世界才會接受你。如果心能說話,那就是咒語般的言,用你自己的語言,去打開你往後的世界吧。』

『如果心能說話那就是咒語般的言』

是誰說過些話,是為了他嗎?不惜傷害自己也要變強的原因嗎?

『『我以精靈之名祝福你』』

玻璃破碎的聲音,一切都回到了最初,『漾漾/褚!!!』結界被打破,而他們都無法趕到漾漾身邊

『停止』沒有說明人事物,而短短的兩個字讓所有事物都停止了流動,而在眾人的眼中看到的是抬起頭的漾漾原本漆黑的眼睛,現在卻變成澈藍,而開口的每句每字,都充滿著壓迫感及力量

『聽從吾之聲,遵從吾之令,所有鬼族回歸於黑暗的深淵』語畢,所有鬼族全數消失連鬼門也是

漾漾用澈藍的眼睛看著妃朵兒『與鬼族的契約,聽從吾之聲,立即消失!』指尖輕輕觸碰妃朵兒的額頭『消除一切憎恨,不該存有的記憶,以吾之令消失』看了下昏厥的妃朵兒,漾漾在她身上加上些祝福後,走到阿利等人的身邊

用手撫在他們的傷口處『黑暗請歸回吾之身,請勿留於此軀,請勿污染純潔的靈魂,請回歸黑暗的種族-妖師,我已統帥黑暗之主命令』

原本眾人身上被黑暗污染的傷口,在漾漾說完這句話後,傷口中的黑暗開始順著漾漾的手臂流入他的體內,而傷口也一一縫合

手輕撫上阿利已逼近失明的左眼,『被黑暗侵襲過的傷將不再殘留,從回光明的懷抱杜絕黑暗』手離開,原本看不見的眼睛,看到了一切的影像

「哥...哥哥!!我看的見了!」欣喜的告訴戴洛眼睛已經看的見的事實「真是太好了,謝謝你漾漾」抱著弟弟向漾漾道謝

『該離開了....』沒有回應戴洛的話,反而是繼續說著下一步,其中一人抱起妃朵兒,看著一切都準備好後,漾漾將右手舉高在這空間揮了下,右手向利刃一樣劃開了空間,而他們看到的是一群擔心他們的人就正好再空間的另一端

『聽從吾之令,帶吾等離開此地』一個無名的力量推了他們一把

所有人都被推出了空間,『漾主人!』一看到漾漾等人的出現,守翼立即就衝到漾漾身邊,『你還好嗎?封印都消失了...你有沒有痛痛,要哭就哭不要忍喔!』守翼一臉就是快哭出來卻堅強的忍著

「等等什麼封印,你說褚怎麼了!」聽到有關褚的事,冰炎急忙的追問狀況

『不關你的事,走開,壞人』守翼撲到漾漾的懷裡還不斷的指著冰炎說壞人

「你!」看到他撲進漾漾的懷裡,心裡就不是一番滋味,『這死小鬼,褚怎麼了?就是不說』

『都閉嘴』柔柔太陽穴,把在懷裡的守翼放下,走到炎獅、然、褚冥玥和辛西亞身邊後,趴在炎獅身上『讓我休息下別讓任何人打擾我休息』說完就直接倒在炎獅身上睡著了

而在一旁的然,瞇起眼睛拉著褚冥玥,走到漾漾旁邊後,分別拉起漾漾一左一右的袖子,而他們看到的是,一條條黑色的紋路就顯現在他手上,看起來令人觸目驚心

「吸收過多的黑暗氣息嗎....這樣身體會吃不消耶....真是的」讓辛西亞和炎獅先將漾漾帶回黑館休息,轉過身用燦爛的笑容問:「可否各訴我,你們陷入異空間以後的事?」

----------

『一片黑暗,為什麼我會在這裡』周圍充滿著長方形的格子,而格子裡面就像跑馬燈一樣,一直播放著所有記憶影像

「漾漾,不管經過多少的日子,多少的困難,只有有辦法,我們都會一直陪著你喔!!因為漾漾是我喵喵的朋友」金色卷髮的女性友人,拉著他的手這樣說著

「只要是飯糰都是我的朋友,漾漾你也是喔~!」平時存在感就很低的男人,只要一碰到飯糰一下子就變成了殺氣騰騰的保護飯糰殺手

「喂!笨詛咒體,不要拿沒消毒過的東西給我哥,你不知道如果他生病了就要再補一次你知道嗎!!我辛辛苦苦........(省略以下3000字)」為了調養哥哥的身體,明明已經是情報班就很累了,還每天卻找一大堆可以補身體的藥

一幕幕的過往,呈現在眼前,『這些是我失去的記憶嗎?為什麼會失去明明看起來就很開...心』

『漾漾,原來你是這樣的人,我看錯你了』

『為什麼阿!漾漾!』

『褚,即使是為了報仇,也不該這麼做』

『哼!本小姐今天才認清原來你是這種小人』

『你真的是我們認識的那個漾漾嗎!』

「史凱爾家族沒有你這號朋友」

『說不出來吧!!還說不是你,從今天開始我和你沒有任何瓜葛』

一斷令人感到悲傷的記憶又開始播放,『這就是原因嗎.....』

『要原諒還是忘卻,你覺得呢?』不知道.......明明經歷過這麼多次了...為什麼還是會想要哭....

『主人,其實你早就有答案了,只是埋在心裡視而不見,沒關係,不管最後的結果如何我米納斯妲利亞,都會陪在您的身邊,我是沉睡的水之貴族,只要是水、就是空氣中的水霧都可以化為我的利刃是我的盾牌,心靈純潔的主人,我願意永遠陪著您』

『謝謝你,米納斯,答案嗎.....呵!或許就像你說的一樣早就有答案了,只是我視而不見,或許該去面對了吧....』

『祝福妳,我的主人』一滴水落下的聲音,聽的出來這是米納斯的祝福,呵呵!真的...很謝謝妳


--------------------------

「嗚.....」頭怎麼會那麼痛,嗚嗚....好想吃蛋糕喔!

『漾漾你醒啦!還很累嗎?我是不介意在讓你多躺下......但是你也別流口水嗎!!!!我不好吃阿!!』看著剛才我躺的地方果然濕濕,『呃....對不起喔!獅獅,我知道你很好吃,但是我不會吃你的,相信我!!!』

拿條布擦了擦炎獅的背,擦好後隨手一拋爬上了炎獅的背,拍了拍炎獅的背說:「衝吧!獅獅,我們去風之白園,去找喵喵他們~」

....看來這小子已經想清楚了,雖然我支持他的決定,但是後那幾個應該會抓狂吧....

離開黑館他們往風之白園


地點:風之白園

「「「唉...」」」明明是個明朗的好天氣,可是一群人卻一股腦的在嘆氣

「都沒辦法接觸漾漾和他道歉....」

「要不是那隻該死的雞一直阻擋,我早就碰到漾漾了!!」

「漾漾的姊姊和哥哥盯的很緊,根本靠近不了....」

這當他們一個個在懺悔時,『喵喵、千冬歲、萊恩、莉莉亞、夏碎學長』是幻聽嗎?竟然聽到漾漾的聲音

下一秒。漾漾整個人就直接出現在他們面前「漾、漾漾,對不起,喵喵當初不應該相信,也不該責備妳...原諒喵喵好嗎..」說著說著,一滴一滴的眼淚滑落喵喵的臉龐,見狀漾漾急忙跑到喵喵旁邊拍拍她的背說:「喵喵,我原諒你喔!因為你是我最好的朋友」轉過身「千冬歲、萊恩、莉莉亞、夏碎學長,你們也是喔!別再愧疚了,因為對我來說你們很重要,如果沒有你們,我,褚冥漾或許還是一樣被別人欺負、都沒有任何長進、也考不上全袍級吧!所以你們對我來說很重要,不要再說任何的對不起了」

所有人不約而同的抱著漾漾,雖然漾漾說不要說對不起但是他們還是說了,過沒多久所有人才都平靜了下來

「對了,學長呢?怎麼沒看到他?」而回答他的事夏碎

「冰炎自從你被帶走後,就被拉到醫療班做檢查了,她現在應該還在,快去吧!!」催促著漾漾去找冰炎

正當漾漾拋下炎獅,正要離開時,瑟洛芬和阿法帝斯突然出現在漾漾身後,打了下漾漾的後頸,等漾漾昏過去後,在眾人的面前將漾漾帶走

『『『漾漾!!』』』所有人大叫,大家開始四處奔波去找,冰炎、黑館的每位黑袍、妖師一族,所有人的心聲『把漾漾還回來阿!!!!!』


sak2ysak2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